“花默说过,待久了新鲜感丧失就会厌倦,我对你师姐不一样,只是没想到她比我更快可以融入这个游戏世界。”疏影继续回忆,“她想着打本,我带她去了荻花圣殿,一贯都是我带头打,那次惯性思维忽略了她,我知道她有点不开心。准备陪她去战场,花默说,如果想要看到她对我的态度,这时候应该刺激刺激她。”

  “所以……你又信了?觉得女生被刺激会像酒后吐真言一样的,做出什么表示?”阿渊一时间忘了自己还披着花姐的马甲。

  “我是蠢,如果聪明到可以看懂她的心思,我又何必等这么多年?于是我跑去映雪湖截图了,把她晾在了扬州,我知道她还在YY里,但是……没想到收获的结局是把她推向了别人。”

  “师父,我只想问一句……你对花默的话,信任度高于师姐吗?”

  疏影视线看向她:“当然不是,但是除了她我还能咨询谁?”

  “事实上,我也的确看到了,那个军爷。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切磋输了她还那么开心的与军爷谈论坐骑的事情。那一刻,也许你不明白我心里是多么窝火。”

  “然后呢?花萝看到师姐和军爷跑了?”听到这里,阿渊止不住的怒火。

  “你知道吗?我以前见过他,是恶人劫镖的时候认识的,凡是劫她镖的人都在我的仇杀列表里。可是后来,他成了浩气的军爷,这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得不好好猜测。”疏影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骑着白虎的天策,得意的让他好好练手法。

  “猜测出了什么?”

  “一个男人,本来不应该夜晚做个林黛玉东想西想,于是我就天天组队刷资历,想忘记这回事。后来花默突然向我求情缘,真是在意料之外,我只把她当做可以攻破你师姐城墙的助力,没想到花默居然有这种心思。”

  “然后你们绑定海鳗了?”

  “……没有,我拒绝了她。”

  “然后呢?”阿渊心里清楚,花默的尿性,不达目的不可能会罢休。

  你一句不行,根本吓不跑她,一次拒绝还有两次三次,总有那么一天你会点头。

  果然,疏影证实了她的想法:“她交易给我一个真橙,希望我哪天想明白了可以放给她。花默说的那么现实,快十年了,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干嘛还要这么久?”

  阿渊蓦地想起来每次在他号上看到的真橙,原来这是花默交易的?!

  “她还在坚持吗?”

  “之后的日子虽然尴尬,但是我们还假装并没有发生过这事一样继续浪竞技场,刷着资历。但是那个天策……真的是无孔不入,后来我们在扬州切磋过,我依然技不如人,第一次觉得那么挫败。”

  “……然后呢?师姐人在哪里?”

  “她似乎有军爷陪着更加开心,应了花默所有的话,也许她比我更适合融入。十年了,也该厌倦了。”

  阿渊心底的愤怒烟消云散,转而是由衷的悲哀:“你为什么不去问师姐一句,宁愿看着一个陌生人指手画脚,也不愿意问她一句呢?!”

  “那么她呢?为什么不来问我一句?”疏影突然有些激动,“我低了太多次的头,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她不能向我低一次?”

  你见过并肩抗日还要互相算账的吗?

  草泥马的那句话,在这个时候被阿渊记起。

  所以,感情里,一定要算的这么清楚,一定要有礼尚往来互不相欠吗?

  “所以,你和师姐到底发生了什么?”阿渊瞬间回到了花姐的躯壳里,属于自己的灵魂被现实的大网束缚,再也奔不开。

  疏影看着她:“她说自己是冷战王,如果不开口永远也不会主动说话,可是我看到她动摇了,而我……更加。我看到过军爷双骑带着她走过扬州那座桥,看到过他们始终在战场区排队打jjc,也看到过他给你师姐放的烟花。她统统没有拒绝,即使我还站在面前。”

  “呵……师姐太过分了。”阿渊敲下一行字。

  “她有她的悲欢离合,截图发了说说,花默说到底也是女孩,对于截图这种事情我不觉得要找什么理由拒绝她。我们去了他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是啊……都是女孩,花默更加值得珍惜吧?毕竟她也待在师父身边挺久了吧?”

  “花默……我知道是你师姐做的,有关那场没有任何理由的围剿。她一个花奶,根本威胁不了任何人,却被再三追杀,我知道一定是因为你师姐。”

  哦,她是恶魔。

  “花默被追杀了?”

  “是,做不起来日常,我上号的时候,发现情况真的非常不乐观。那些时隐时现的明教,一看就是有团队组织的,不会是私人恩怨……”

  阿渊突然失去了耐心:“所以师父想要保护好那个妹子,又碍于师姐的面子不知道怎么抉择吗?”

  “花默已经删号了,最近在练个叽萝,听她意思,是不想再做个不能还手的奶妈了。”

  听起来,怎么有那么一丁点的熟悉?

  曾经,她也为了辅助他什么也不懂的开始修奶妈心法,遇到红名npc都怕的乱跑,却不能反击。

  “我告诉你,贱人自有天收,这个虚拟世界我们能做到的只是灭了这个号不让她影响到自己的亲友,现实里她依然可以建新角色开始新的游戏体验。不要以为这样就没办法了,这次是遇到你被你逼的离开,那么下一次指不定会遇到一个更泼辣的阿渊,早早灭了她~”

  得知花默人间蒸发以后,草泥马又开始了他的哲学理论。

  贱人……自有天收?

  “那以后……我就会多一个叽萝师妹了,真好。”

  疏影站起身,点了她交易:各种不同的烟花,一组组五行石,五彩石。

  阿渊没有点交易,直接问他:“这是要做什么?”

  “我可能永远找不到机会给她这些了,你帮我寄给她吧。”

  “不好,你自己给。”

  她拒绝。

  旁边,是师父们种下的一棵棵树,下一刻,这里又成了烟花绽放的地方。

  疏影就在这里,对着她用完了所有屯着的烟花:“我记得她的毒姐也是没有什么外观,和你差不多的衣服,这些树挡住了你的脸,我就当你是她了,假装都放给她看……”

  阿渊只觉得他的口吻,第一次没了淡淡的善意调侃,多了许多无奈。

  “师姐会觉得好看的。”她说完就退队大轻功离开了烟花区域,停在扬州城门口,不知道该去哪里。

  阿渊在花姐号上添加了草泥马为好友,第一句就是:“在吗???我是阿渊。”

  “昂,我知道。”狗策没有一点意外。

  阿渊愣了愣:“直觉吗?”

  “你知不知道你第一句话就是异地登录?然后……嘛,就是直觉咯~”

  异地登录?阿渊双手停在键盘上,左下角收到密聊:“谢谢你,我也觉得烟花很美。”

  我记得她的毒姐也是没有什么外观,和你差不多的衣服,这些树挡住了你的脸,我就当你是她了,假装都放给她看……

  原来,你早就知道。

  烟花还在绽放,疏影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没多久,一个骑马的天策进入烟花里。

  很好,又是策藏,可惜都是军爷和二少。

  “你来这里,不怕被她看到?”疏影先开口。

  草泥马满不在乎:“有种东西叫对立阵营,她不知道我在这里。”

  “她有说什么吗?”

  “叫了我一声就没然后了,我看看……现在都离线了。”

  “抱歉,最后打赌,是我输了。她终究……还是不会改变心意了。”疏影开始读条,“走吧,跟我去一趟寇岛。”

  草泥马也没多等,跟着读条神行。

  两个人站在日轮山城门口时,草泥马在疏影眼里已经成了紫名。

  “我给了你很好的机会去挽回,可惜你失败了。”狗策冲上去就是一顿胖揍,疏影没有还手,倒在了入口处。

  疏影慢慢打字:“谢谢你,对立阵营的军爷兼仇人,我想说的想做的都做到了,也算没什么遗憾。”

  “……少来跟我矫情,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狗策转身准备离开。

  “叽萝id是xxx,炮姐id是xxx,秀萝id是xxx,这些都是花默的号,以后她出现在哪里我都会告诉你,其他的事情,交给你了。”

  狗策看着依旧重伤状态的疏影,在密聊区打了一句话,想了想又删除,离开。

  仿佛就在不久前,他带着阿渊的军娘号来到这里升级,带着阿渊的毒姐号来到这里放烟花。

  那时候她吐槽不会用毒经,又觉得天策成女英姿飒爽特别拉风,他还嘲笑她是个没校服不会任驰骋的笨军娘。

  草泥马是骑着马慢慢离开他的视线的,疏影想象着,阿渊也有那样一套校服,任驰骋,离自己越来越远。

  那时候,他们都爱看《琅琊榜》,她最爱唱着那首歌——

  “忍别离,不忍却又别离。托鸿雁南去,不知此心何寄。红颜旧,任凭斗转星移,唯不变此情悠悠。”

  ……

  当晚,阿渊选择在凌晨上线,盯着丐姐背包里面的同心锁出神。

  当时他交易给她的时候,看着介绍还直乐呵,去了纯阳挂锁的地方忙活半天谁也不会挂,最后都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她回了趟君山,现在回想起来非常中二的在郭岩旁边转了一圈,才飞向桃花林,随意停在一棵树下,丢了那把她一直珍藏的锁。

  只记切莫回头

  我有一句愿谢敌一弓

  得此刻相拥望你一人珍重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92小说网-网络小说,小说阅读网,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剑三]当然是选择八一八,[剑三]当然是选择八一八最新章节,[剑三]当然是选择八一八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